查看: 249|回复: 1

宁可封笔,也不写假作品——浩然致导演孙羽的信

[复制链接]

37

主题

164

帖子

483

积分

中级会员

Rank: 3Rank: 3

积分
483
发表于 2018-2-27 02:58:1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      1986年1月前后,长春电影制片厂导演孙羽致信著名作家浩然,言及原《金光大道》剧组的同志都很系念浩然,大家有一个愿望,就是想拍摄一部《金光大道》续集,表现改革开放之后,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实行给芳草地带来的巨大变化。孙羽提出要浩然亲自执笔续写《金光大道》,被浩然婉言谢绝。下面就是浩然写给孙羽的回信。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宁可封笔,也不写假作品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——浩然1986年致导演孙羽的信


孙羽同志:
        二十三日从玉甫上营村回通县,才见到你的信,此时你已离开北京,没能坐在一起叙谈一番,很遗憾!
        原《金光大道》剧组的各位同志对我一往深情,实在是个鼓励。只是大家对我的期望难以实现,这使我不仅仅感到歉疚,而且痛苦万分!
       中国的文学界变得乱糟糟,掺进的政客和商贾式人物太多,团团伙伙,比比皆是。使正直作家得不到公正待遇,被挤被压,无法生发正气。……这些属于大的环境。除此,还有许多具体问题。小说的三、四部稿无人敢发表出版,在高阁束封多年了,作者怎么能有续写的积极性呢?目前农村(起码在我视听范围内的农村),不像宣传的那么美妙。我困惑,“高大泉”困惑,“高大泉”的儿子也不是心明眼亮的。在此情况下,写真东西,我这边出版不了,你那边拍摄不成;而我,宁可封笔,也不写假作品!另外,今年是“文化大革命”结束十周年,自认为在一九七八年那场大劫难后,已经挣扎起来:写作近二百万字的作品,证明了我的气力;时间对历史的澄清,证明了我的人格。从夏季开始,我将“退出”文学界,回到故乡的小屋,写自传体的小说,别的东西也许还写点。那即使不是“玩儿”,也属业余的活动。这更使我不能再用笔为“党的现实中心工作”服务了。
        相信你会理解我,因而谅解我。
        我不会消沉。只要有一口气在,都要为事业、为理想拼搏不息。“退”出文学圈子,正是希冀在晚年的岁月里再为中华民族——祖国做点有益的事情。
         一定代我问候南吕、郑荃、潘德民、肖尹宪等等、等等同志好。
         问你爱人和孩子好!
          握手!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浩然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(1986年)一月廿四日 匆匆
   
    
      孙羽,原名孙洪纺,1934年生于吉林省扶余县。1948年进入东北电影制片厂当演员。1950年,十六岁的孙羽在获第六届卡罗维·发利国际电影节和平奖的故事片《钢铁战士》中扮演了机智、勇敢、坚强不屈的小战士刘海泉的形象,广受好评。1951年至1953年,在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班学习,在之后的几十年中,先后参演了《翠岗红旗》、《芦笙恋歌》、《我们村里的年轻人(上集)》、 《我们村里的年轻人(续集)》、《我们这一代人》等多部影片。自1961年改行做导演,1975年开始,独立执导了《金光大道(中)》《丫丫》《花开花落》《绿色钱包》《今夜有暴风雪》《人到中年》等影片。






     《金光大道》《艳阳天》:轰动影坛终留遗憾

         
     “文革”中后期,1973年,《艳阳天》由著名导演林农执导,被长春电影制片厂再次改编并拍摄成电影。张连文、郭振清、马精武、浦克等著名演员在影片中饰演重要角色。影片上映后虽然受到广泛好评和欢迎,但在拍摄前后及拍摄过程中,困难重重、阻碍重重,受到许多非议和挑剔(导演林农被指责为反对“三突出”创作原则,将影片主人公萧长春拍的不够高大),而且由于当时的氛围加之其他一些因素,影片的改编和拍摄质量都受到很大的影响,这不能不说是一件憾事。
  《艳阳天》上映后,导演林农、孙羽一鼓作气,又把浩然的另一部长篇小说《金光大道》搬上银幕。电影《金光大道》拍摄完成了上、中两集(拍摄中集时,林农因另有重要题材,改由孙羽独立执导),在改编、摄制过程中也遇到重重困难,仅上集的剧本就写了十五稿,前后达一年之久;中集的拍摄也经历了许多有惊无险的过程。浩然的挚友杨啸也为剧本的写作付出了相当的艰辛和宝贵的时间,亲自进行过全面的修改。尽管有诸多的困难,但影片改编、拍摄的质量还是很高的,因其真实感人,公映后反响强烈,轰动了影坛。张国民、王馥荔等青年演员因这部影片一举成名。初上银幕并饰演高大泉妻子吕瑞芬的演员王馥荔被观众誉为“天下第一嫂”。特别是亲身经历过互助组、合作社那段历史的人,看到这部影片更是倍感亲切,仿佛又回到了那激情燃烧的岁月。一九七七年春节前后,电影《金光大道》中集被浩然带到密云县,为农村社员试映。观众中有一位农村基层干部,在放映过程中,情不自禁地喊了声:“当时就是这个样子!”由于过分激动,引发了疾病,不得不中途退场到医院救治。
  尽管《金光大道》这部影片的思想和艺术水平都很高,下集仍因政治因素而没有拍摄完成。粉碎“四人帮”后,浩然因江青政治株连而受到审查,国内部分省市报刊陆续发表了若干围攻、批判浩然的文章,这些文章仍沿用了文革中那些“打棍子”、“扣帽子”的“左”的思维方式,无限上纲上线。在这种咄咄逼人、令人恐惧的形势下,长春电影制片厂的领导产生了顾忌,在摄制组已经买好了车票,当晚就要出发去外景地之际,下令暂缓下集的拍摄工作。谁都明白,所谓的“暂缓”就是停拍。导演孙羽含泪据理力争,向厂领导保证浩然不会有政治问题,《金光大道》更不会有问题,恳求允许他继续拍摄。孙羽提出,只要让他完成《金光大道》下集的拍摄,拍完后封在仓库里不公映都可以。他甚至情绪激动地说,如果一定停拍《金光大道》,他今后就再也不拍片子了。但孙羽的恳求没有得到应允,这部描写中国农业社会主义改造全过程的史诗般的影片,没有全部完成,成为中国电影史上的遗憾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转自梁秋川文章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37

主题

164

帖子

483

积分

中级会员

Rank: 3Rank: 3

积分
483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4-13 11:19:22 | 显示全部楼层
“宁可封笔,也不写假作品”——最值得尊敬的当代文学作家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